周國賢 飛越情緒幽谷

周國賢_飛越幽谷_逆向飛翔2

2017年獲頒香港出版雙年獎的《逆向飛翔》,早前接力推出《逆向飛翔2》。書中集合11位名人的經驗分享,藉以幫助情緒困擾低落的讀者,能從中找到鼓勵,遇上人生逆境時能得到支持。mameshare編輯部將歌手周國賢的故事作出轉載,以下為書中部份內容節錄:

周國賢《飛越幽谷》

自從2003年加入樂壇以來,我的音樂人路途並不平坦,先後經歷了兩次人生低谷,分別在2005年及2013年中發生。回想起這兩個時段,讓我感到每當事業漸入佳境的時候,似乎總有一股黑暗的力量把我拉下來,塞進瓶頸裡,好像是自己潛意識製造一些障礙阻止自己成功一樣。

第一次的低谷是在2005年。初出道的兩年發展得非常好,工作排山倒海而來,情緒卻開始出現問題,經常神經緊張、憂慮、手心冒汗。曾經有一段時間在上台表演前要借助酒精去平伏情緒,也有試過在保姆車上崩潰地哭,回到家卻不敢和家人說,只能躲在房間裡偷偷地哭。這些「對人歡笑背人垂淚」的畫面,確實很戲劇性。

種種原因下,那時候我放棄個人發展,選擇專心發展樂隊。可是到2007至2009年間,因為沒有跟公司簽約,所以回家幫父親處理家族生意,情緒得以放鬆,情況才漸漸好轉過來。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發現自己的情緒出現問題,但我沒有正式找醫生去作個診斷,或者因為有不少好朋友都有情緒病吧,感覺自己還有能力去處理。

直到2013年歷史又再重演,可能是因為我太介意別人對我的看法,很害怕失敗,這正是引致情緒問題的核心。坦白說我的性格有兩面,一面是自信爆棚,另一面則是極度自卑,絕不可讓人知道。而這兩個自己好像長期在對戰一樣,我只可獨自承受內心煎熬。

其後,我返回加拿大並渡過了一年多的黑暗抑鬱日子。那段日子就像排毒期,差不多每兩三天就會情緒失控地大哭一次,最糟糕的一段時間,我一天裡只望著天花板,什麼都做不了。當時的情緒很複雜,很生氣、又不相信別人,什麼都不想理會,就算拿張電費單去交費那麼簡單的事情都好像要我去行刑一樣痛苦和困難。幸好這段時間有女兒一直在我身旁支持著,這個世界好像就只有她和我一樣。回想起來我才覺得這一段日子不是一個curse而是一種bless。

奢侈的情緒流浪

在我感到最黑暗的時候,公司音樂監製「高佬」來到加拿大探望我,他跟我說:「你實在很奢侈,沒有幾個人情緒流浪流浪到多倫多!」對啊,他這麼一說,讓我體會到自己在這個低谷之中,內心是何其的脆弱,明明事情沒有壞到很嚴重,連我自己都很認同這一次就像坐著勞斯萊斯去流浪一樣。

多倫多這個地方很奇怪,假若是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去,你的情緒就會很高漲愉快;假若你只有一兩個人去就會感到很孤單。夏天的時候風光明媚,進行室外活動都會令人無比的開朗;但在冬天的時候,寒冷的天氣加上經常有暴風雪,下午三四點就已經天昏地暗,到翌日早上八九點才天亮。本來情緒在康復之中的我遇上了這個冬天,又再一蹶不振。

幸好這個時候又有一位藝人朋友來到加拿大探望我,當時他給了我很大幫助。我和他都是創作歌手,他用了一個很鼓勵性的方法,目的是讓我重新拿起結他。他把一首未完成的歌交給我,說他沒法把它寫好,邀請我替他完成下半首歌,他看準我那好勝的個性,結果我就這樣被他扶了一把,與他合作寫了這首歌,及後並收錄在他的專輯裡。他的確令我再度拿起結他!

 


周國賢,著名音樂人及創作歌手,2003年加入香港樂壇推出首張同名EP後,獲得音樂界青睞;2005年及2013年中受情緒困擾暫別樂壇,到2014年8月又再回港重投音樂事業;剛於「2018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取得叱咤樂壇男歌手銅獎。

逆向飛翔2_mameshare.jpg
《逆向飛翔2》
出版社:紅出版(青森文化)
作者: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售價:$80
購書:http://bit.ly/2VujTR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